身不由己 我答应做他三年的小蜜

恋爱百科 » 性爱故事 ┊ 2013年01月08日 ┊

或许,有些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生活没有小说精彩,在小说的世界里,我完全可以杀了他,然后席卷巨款和刚浪迹天涯去,但是现实是我依然做着他的情妇,忍受着他的半路激情,每次刚撩拨起我的欲望,他就草草收常他对我说,你完全可以离开我,我不会勉强的。我也想过,但是我又能到那里去呢?在他这里,我是嫔妃,但是享受和正室一样的待遇,离开了他,我什么也不是。

他从后面抱住我,十指在我胸前流利的往下滑,然后我的衣扣就哗啦啦的全部敞开,白花花的身体顿时如刚剥了皮的香蕉,诱人可口散发出一种致命的诱惑。麻利扛起我,走进卧室,仅仅十分钟,他就穿上裤子,拉上裤链,给我扔下一张白纸,我也毫不客气,我知道他有的是钱,于是我在8后面一口气写了四个零。他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更没有问我,这些钱是干什么用的,他从来不问。因为他知道,问也是白问,我也不会说的。我们之间都是明白人。

我和他很少的说话,哪怕是在床上,他也是一声不吭,做完就走,而且还会顺手牵走我的一条内裤,每次都这样,他说他要做纪念。我望着他的背影,不发一语。他今年少说也有47岁了吧,收藏我内裤也有53条了,我才刚刚26岁,大学毕业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地下富太,说白了也就是可耻的小三。

但是,我乐意这样,我喜欢不劳而获,我惧怕了穷日子,我更怕成为求职大军中卑微的一员。理所当然,当他对我说,“毕业后来我公司吧……”我想都没想,就说好。我知道,去他公司只是一种借口,只是找了一个接近我的理由而已,就这么简单。当那天,他告诉我说,毕业后,你想怎样报答我?我瞬间就红了脸,我听懂了他话语间的暧昧,赶紧拎起那只限量版的包包夺路而逃。

在大家的羡慕声中,我成为他手下的职员,其实无所事事上班也就是做做样子,终于过着自己想要的的小康生活,开着百万的座驾,用着奢侈的化妆品牌,出入高档小区的我并不开心,我习惯了午夜逼近风声的呜咽像是我内心的哭泣。

我也知道自己的身后肯定会有些许闲言碎语,但是真的顾不上那么多了。在公司里,我扶摇直上几乎是平步青云,有几个同事背后骂我:小骚货,论资历,我都在这里三年了;论学历,我是硕士研究生,而她呢?普通本科大学;不就有张讨巧的小脸蛋吗?我笑了笑,只是心中暗想,女人还是漂亮的好。那些侮辱我的员工第二天就乖乖的去了财务科结算了自己的工资,走的时候指着我的鼻子骂:小样儿的,我看你还能得瑟多久。我没有吭声,周围的人也都假装埋头工作,她自觉没趣,就讪讪的离开了。大家都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是什么,所以她们都很谨小慎微。

中午时分,他托秘书给我捎口信,老总让你进去一下。我无奈的苦笑,整了整刚烫好的波浪卷,刚进办公室,他背对着我,“以后还有谁对你诋毁,我就让她立刻滚蛋?!蔽倚?,“她们谁敢啊,谁不知道我是你的金丝雀?!彼宰盼?,“今晚上,有空没空?!彼苁钦庋?,特能装,我就是他篮子中的菜,想什么时候开荤随他的意,可他还是很礼貌的要征求我的意见?!靶邪?,我等着你……”说完,我就走了。

那天下午,我谎称身体不大舒服早早就回了家,刚到门口,我就看到了一脸憔悴的刚,他把双手插进浓密的头发中,他是我大学时期的男友,可是现在他不是,他只是一个令我生厌的家伙。他除了一遍遍的纠缠我,告诉我,他到底有什么好,到底那里值得我如此迷恋。我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很倔强,有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尽管我对他百般的奚落,但是他越挫越勇,后来我干脆对他视而不见。如果以上的方法都不奏效,我就会打电话给门口的保安,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掂着橡胶棒,对他目露凶光的说,请你立刻走人,再不识相,我就亲自送你下去。他恨恨的站起来,用不着,我自己走…… 听着他下楼梯的声音,有一分钟的时间,我多么想冲出去,告诉他,我其实爱的是他,我的爱从来不会改变,但是我不能,真的不能……

或许,有些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生活没有小说精彩,在小说的世界里,我完全可以杀了他,然后席卷巨款和刚浪迹天涯去,但是现实是我依然做着他的情妇,忍受着他的半路激情,每次刚撩拨起我的欲望,他就草草收常他对我说,你完全可以离开我,我不会勉强的。我也想过,但是我又能到那里去呢?在他这里,我是嫔妃,但是享受和正室一样的待遇,离开了他,我什么也不是。

何况,我欠了他偌大的恩情,我不能背信弃义,当初我答应做他三年的小蜜,三年后我们两不相欠,现在我若打退堂鼓,我将有何颜面苟活。

他对我很好,但是这始终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六年前,我高二,可就是在这一年,我们家的一场火灾让我成了个无家可归的孩子,父母都离我远去,我也不想再读书了,正准备辍学的时候,他的出现给了我莫大的慰藉。他摸着我的小辫子:成绩这么好,怎么能放弃呢?

他温和的笑,星子一样的眼,精致的短发,不知怎么的,我竟然觉得特别的委屈,趴在他怀里无声的抽噎着,而他也一直保持那个半蹲的姿势,等我意识到自己失态时,他却哈哈大笑起来,以后你就是我的丫儿。

我木木的看着他,然后从他手里拿过了我整个学期都绰绰有余的生活费:3000元……

那以后,一直到我大学,甚至到毕业他都这样按月给我生活费,有时我自力更生,他便会生气,跟我客气啥?是不是叔叔那里亏待着你了?还是?我不好意思拒绝,于是我把所有的存款悄悄的存了下来,准备大学毕业就还给他。但是还不容我实施,他就霸道的在那以后,我们的关电梯内要了我的第一次,从系就彼此不挑明,但是都隐隐的暧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