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闷骚男的一夜情 我不过是个备胎而已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3年01月06日 ┊

  他一直紧紧的抱着我,我也面对面紧紧的抱着他。我挣脱他的拥抱想要转身侧卧时,他非常不情愿的放开双臂;我反手拽拽他的手臂,他又瞬间明白过来,飞快用手勾住我的腰再次紧紧从后面把我搂在怀中。
我不能忘记。

时隔两个多月了,我真的不愿意承认这是一段所谓的一夜情,我是动了真心的,曾经以为他也动过真心,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我仅仅只是他的一个备胎而已,不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那种;而是弃之可惜所以等将来实在没有后备了再来食用的那种。
本来觉得过去了就没有什么好写的,今天就是忍无可忍了,哪怕没有人关注也好,我都要来大胆的秀一下自己的愚蠢和所有这一切搞笑的互动经过。
话说我之前从未把这定位为一夜情。首先是因为我们是由朋友介绍相识的,我单身他说他也单身,起初也是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其次我从没有觉得这纯粹出于身体需要,只是缘分罢了。是啊,从这他妈的该死的缘分说起吧。也用我这些外人看起来愚蠢的心路历程给同样陷在完全不值得的感情漩涡里的姐妹们提个醒:知道别人该放手了,自己也要学会放手!
今年初夏,经过失恋又回复的我背包上路,走过了云南,西藏,甘肃,青海,宁夏,西安,河南,万里迢迢来到合肥。这已然是初秋了。跟我同行的雯说老薛刚刚喜得千金,晚上请大家吃饭庆祝一下。
老薛是谁?之前我和雯在北京工作时就认识的朋友,他是雯的大学同学,合肥人。后来他一直在合肥发展,雯也回了安徽,我又从北京来了武汉,我跟老薛可以说是有两三年没有谋面了。既然来到了他的主场,又是这样的喜事,一定要见的。
下午我跟雯还有她的老公小舅四个人一起来到老薛家,看了看新生的宝宝,各自送了喜钱,等着出去吃晚饭。如果这顿晚餐只是我们五个人吃的,那就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
快要晚饭的时候,老薛心血来潮的说想叫上个人一块,说是顺便帮我介绍好了,反正我单身,据他所知那人也是单身,说不定还能凑一对呢。别的没多说,只说是个帅哥,刚从英国回来,我也没多问了。
我们坐着雯开的奔驰大越野来到合肥万科金色名郡正门口接这个帅哥,他
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面无表情,手拿一把中式折扇,看起来比较干净,慢悠悠的朝后车门走过来。接着他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就坐在我的旁边。
我对他笑了一下,于是他也回应:你好。车上其余四个人(除了老薛开自己的车去吃饭地点的)没有第一时间招呼他,于是他也车上只有我一个人似的,只跟我闲扯了一句,并没有搭理其他人。
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见过有人出门的时候带把折扇了,这是他想表达什么呢,大家见仁见智了…
他就简单问了问我们游历了哪些城市,自驾游辛不幸苦,等等,没有针对我个人问什么问题。直到车上有人想起来要跟他搭话了,他才换跟其他人搭话。所以这时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人挺清高孤傲的。一定是这样。至少不是那种热情周到的人。
吃饭的时候他就坐在我的右边。我们喝的白酒。喝酒之前他不怎么说话,喝上酒以后他就活跃了些许,主动跟大家敬酒,喝酒也很爽快。我感觉这人应该挺好酒。
喝到半路,我突然问他:你是摩羯座的么?
他说:是啊,为什么这么觉得?
我说:我是金牛座的,遇到摩羯座的人总是能感觉出来(不是吹牛啊)。你是不是1月4号或者1月8号的。
他楞了一下说:我是1月4号的。这也能算出来么?
轮到我楞了:我也是猜的。
我的上一任男友是1月4号,上上任是1月8号。又他妈遇见一个难啃的摩羯,靠,我上辈子是欠摩羯的么…经常有姐妹发帖结尾都写:珍爱生命,远离摩羯男。真的,再让我遇见我觉得靠边站得远远的,不光是摩羯男,闷骚男都不能碰啊,后果自负啊…
猜出他的星座甚至生日之后,他主动了许多。其实主要表现在主动跟我喝酒划拳。多半输得是我,不甘心。没想到这只是不甘心的开始,后面还有许许多多不甘心的事。如果只是输到这里,真不如就这么算了。何必呢,都注定是要输的。
同行的家伙们还真是会顺水推舟,一看我跟他似乎相处的还不错,干脆提出他们先回马鞍山了,让我先
留在合肥玩两天。
我说:亏你们想得出来?!
雯说:不要紧嘛,你让邹蕊(他叫这个名字)陪你在合肥转转或者让他陪你去九华山嘛,你不是一直想去吗?
然后老薛问邹蕊:明天周日你有时间吗?
邹蕊说:有啊,去也可以。
这个人说话的方式总让人感觉有所保留。很谨慎。
雯说:那就行了嘛,现在让你跟我们回去你也不甘心对不对?
一句话里有话的话把我问住了,搞不清楚状况了,真的无语了。万里环游路都没把我丢下,现在终于在一个大好时机面前把我丢下了当然大伙都是出于好意,觉得我俩能成,没想到好戏总是在前头,后面的总是不堪入目的烂戏。
想想那时我对他也是很有感觉的,就算我现在看清楚所有事实,写到这个地方仍然不可避免的相当有感觉。总是被闷骚的男人吸引,清高孤傲,内敛,略有些沉默,谨慎,干净,不苟言笑,敏感
结果总是被这样的男人所伤。他们总是会以他们内向纠结的性格为由,逃避你的猜疑,掩饰他们的过错。无耻又自私的家伙们。
老薛也劝我不要回去,说晚上再去酒吧坐坐。其实这时候我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喝到后来我们就是啤酒掺白酒喝,我又总是输,实在不怎么喝得下了。不过最后在大家的极力相劝之下,还是神使鬼差的目送他们驾车回了马鞍山,我自己留在了合肥。
当时我是背包出行的,把那个大大的旅行包从他们车上卸下来之后邹蕊帮我背着。他一下摸到包的底部硬硬的,便问我是不是装了几本书,我说是啊。
他说:出去玩还带书啊。
我说:旅途中买的,喜欢边走边看。
他问:是什么书啊。
我说:是《追风筝的人》和《1Q84》。
他说他没看过,让我简单介绍了下,然后他说了一下他最近看的书和喜欢的作者。
突然一下对他的感觉剧增。很久没有哪个男人跟我谈论书的这个话题。一直以来对有貌似文化修养的男人特别无抵抗力,哪怕他是传说中的文化流氓…
接着我跟随
他们到了不知道是叫37度还是38度的酒吧,反正是一个什么该死的温度。现在觉得一切都该死极了。他们说这是合肥比较有名的酒吧了。
进去一看只有一桌空位,其他都坐满的,生意算是还可以。虽然已经喝多了,但依然记得那家酒吧里没有什么像样的音乐,周围的人也大多只是围坐着聊天,貌似玩骰子的人都没有。大概是个清吧。他们问我喝什么,我说随便。上来的酒是一木板的黑啤把六七杯黑啤排成一行嵌在木板里端上来。算是这个没什么特色的酒吧的一点特色吧。
然后然后,我就完全失忆了…一喝酒就失忆,而且是完全不记得的那种。朦胧间记得几个片段。一个是我说喝不下了,打算去找个酒店睡觉,他说他带我去。
再就是我站在他家门口说这不是酒店我不去了,他说这么晚酒店不好找,将就一晚,他睡沙发床给我睡。
再等我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天亮以后的事了。
我醒来后环顾了一下四周,陌生的房间,略带中式古典风格的家具,像精装房那样的没什么特点的简单大方的装修。我左边有些动静,转头一看,他就躺在我旁边。立马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惊讶之余他从左边转而爬到我身上,微笑着说:我爱你。
我顿时被一大堆无可名状的东西冲昏了头脑,昨天我们到底有没有…他是摩羯座,摩羯座从来不轻易说出我爱你…我是真的被他爱上了还是被他骗了…现在这样到底该怎么办…
他半爬在我身上,用手支撑着身体,微笑着用眼睛直视着我慌乱的眼神…
然后,我知道他想做什么,很明显,他试探我,想感化我,哪怕不是出于常识也是出于直觉,我知道此刻如果我不反对,那么他马上准备要进入我了??墒俏颐挥蟹炊?。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本来大家就是以朋友撮合的名义认识,双方都算有那么点意思,如今又一丝不挂的躺在人家床上,他也说了我爱你,为什么要反对?岂不是大煞风景。关键此刻我
确实被感化了,虽然还带着一丝犹豫。
于是我默认了,他顺利的进来了。然后我们就很默契的互动了。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进行着。这天是周天,在没有任何人任何工作的打扰之下,我们进行着,然后累了就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睡觉,醒来后再继续。
我半开玩笑的问:你是不是很久没女人了,这么想要啊?
他犹豫了一下,反问我:为什么不想要呢?
我想了想,于是说:我没有不想要啊。
那就只能不停的要下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一段当局者迷的神奇又愉悦的经历。
想想看,万里迢迢来相会的一个干净又颇有文艺气息的男人(他的床头也放着几本小说和杂文集)。
一见面就猜中了他的生日。
相见恨晚和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
见面短短的几个小时居然相拥在一起30个多个小时。
他一直紧紧的抱着我,我也面对面紧紧的抱着他。我挣脱他的拥抱想要转身侧卧时,他非常不情愿的放开双臂;我反手拽拽他的手臂,他又瞬间明白过来,飞快用手勾住我的腰再次紧紧从后面把我搂在怀中。
我不能忘记。
我不能相信他是在骗我上床。
我不能相信这是他计划好的一夜情。
是不是大家都会有一些自己想起来觉得美好,但是却被对方忘得一干二净的经历…转眼就是周一的早上了。我先醒过来,看了几眼他床头放着的书。他继而醒过来再一次想要我。这一次没有完成就结束了,因为我冒昧的说了一句话:你有时候会舔嘴唇是在害羞吗?于是他停止了。被我说中了。在某种程度上我真是个蠢货。
他说他没力气了,昨天好累,现在要起身收拾行李,下午要坐动车去上海出差。我说我也要去马鞍山找雯他们了,事先说好了要去她家拜访的。
中午我们在车站附近吃饭。我当着他的面跟雯说一会就坐车从合肥去马鞍山,她会去车站接我。其实,我更想的是跟他一起去上海。
他一直没提这个可能性。午餐快结束了,我丢掉金牛座的自
尊心,换上厚厚的铁皮面具对他说:要不我跟你一起去上海吧?反正我晚两天去找雯也无所谓。
他很镇定的很自然(貌似他早就预计我会提这个需求)说:我是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的人。我去上海是要工作的,你不是跟他们约好了吗?以后我们多的是机会吧。
我没话说了。他送我去汽车站,送我到进站口,算是放心了吧。反正我是这样感觉的。
我在进站口沉默着。他主动开口:你这完全没有生活啊,不好搞不好搞。
我还是沉默,尴尬的笑笑。他见我没回答,又说:我走了啊,快赶不上车了。
我简单果断的说:嗯,去吧,拜拜。
我很想给他一个拥抱,但我没有,勇气在刚才一下子用完了。只剩下力气冷冷的挥了挥手,我们之间隔着三四个人那么远的距离,告了别?!∽诖雍戏嗜ヂ戆吧降钠瞪?,一路想着这两天的经历和临别时他兀自说的不好搞的话,他知道我花了一个夏天的时间在中国西北部漫无目的的旅行,他不知道我在武汉做什么,靠什么为生,他没有问。他怕那样显得他太流俗,他哪怕再想知道也要逼迫自己远离任何跟市侩沾边的东西。很多事情怎么可能在这短短的相处 36个小时的时间内搞明白弄清楚何况大多时间我们都在忙着做别的事而且我并不能确定你真的想要弄清楚,何出此言呢:不好搞
汽车一开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对于我们这就是结束了,从这个时候我就清楚的知道自己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就这样结束。这是缘分,不是一夜情,一夜情不需要这么大的缘分。上车不久我就收到他发给我的几条微信,心便安了。不是结束来着。
他说他上车了,我不过一分钟内没有回复而已,他就说我不理他。让我看感觉很温暖。他是在意的。
这是周一,一直到周五,我们都用微信联系着。他会报告他的动向,下车了,入住酒店了,吃饭了…也会时
不时问问:你在干啥…
周五,我跟马鞍山的朋友一起去南京了。这是一个我犹豫的中转站。从南京我可以直接买去武汉的动车票,也可以去合肥(事后我才发现回去武汉的时候是要经过合肥的)。为了多给自己一点时间我选择在南京过一夜。马鞍山的朋友把我拜托给南京做夜场的朋友,后者当晚请我在他们那里喝酒。
这天晚上,他不断的给我发微信:你在干啥,我在同学聚会,你想我了吗,你在南京干啥,我好无聊啊,你电话打不通…
我不到十二点就回了酒店,打电话给他。他出乎意料的说了很多,多到快一个小时那么长。有几句关键对白…我说:我干脆明天去合肥吧。
他说:你都在外面飘了这么久,先回去休整休整再出发吧。再说了,你来还不是要走的,除非你来了就再也不走了。
我楞了,开心来的太突然了:你的意思是要跟我在一起吗?
他一字一顿的说:你跟我打这样的电话难道不是想跟我在一起吗?

我说:你真是不了解金牛座的人。
他说:我是了解金牛座的人,世界上有成千上万金牛的人,我只是想了解你。

我坚持说:我明天去找你。
他说:我明天有事情,后天你过来吧。
我说:好啊,也有可能明天晚点去找你咯。

兴奋得几乎一夜没睡着觉,仿佛还真是一夜没睡。第二天我决定不去找他,既然这都已经不是结束了,那么早一天去晚一天去有什么区别呢?还是回家休整一下,换一下衣服去确实会比较好,不是吗?第二天中午左右我告诉了他我的决定。他也说路上注意安全?;氐轿浜?,我发坐标给他。他凌晨两点多回复的,说他刚看见,今天又喝多了。
我戏谑说:你还真的天天出去鬼混哦…
他说:鬼混..能算鬼混么…不就是喝点酒好睡觉么。
我们便互道晚安各自睡觉了。
在我的感情生活里,事情永远不会一直朝阳光正确的方向走下去,总是直了又弯弯了又折的,靠。事情果然
从这一天起就变了。紧接着三天他都不回我信息。周四我忍不可忍的给他打了电话,靠,居然,不接!
这他妈的变化也太大了,顿时让我如临大敌了,心情瞬间从天上摔到地下了,各种胡思乱想把我搞得压抑万分了。周五还是不回微信,既然信息有去无回,那代表这个沟通方式对我们来说无效了,我果断把他删了。电话还是不接,我果断关机了,使用另外一个电话号码了。冷静,必须冷静…
周六我开机的时候收到他的一条短信:不理我…
我再打过去,还是不接。我才冷静二十几小时呢,瞬间心情又崩塌了,给他发了很长很长的短信,意思是你这样我真的受不了,哪有人不回信息不接电话的,这样不尊重人,我为你担心,怎样怎样。
发了几条很长很长的信息,他也会回几个字,例如:压力好大,你在写诗啊之类的。
完了,我有种非常非常不祥的预感…

自从那一个小时热情如火的通话之后,整整一个星期的严寒降临。周六的电话不接之余,他还假装没事的给我发短信说是陪一个哥们上医院,说哥们腿摔伤了。好烂好烂的理由。好久没有听过这么烂的理由了。哥们没女人啊,哪怕没女人他要找人陪去医院这种是起码也得找个有车的啊,腿伤了难道车接车送不是好得多吗?
周一我又更多的抛弃了一点自尊,那我另外一个号码给他打,他接了,还说:你好。听到是我,简单说了几句就说吃饭要挂了,等下给我打。
两个小时后他确实给我回了电话。我说过两天我要去上海,要不我回程顺便去合肥看他吧。他语气里透着急切的说了两个字:不好。
我心情顿时直坠入谷底:为什么不好?
他说:我现在还要写PPT呢,晚点再说吧。
我说好。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都还在写PPT呢…
我忍住所有不快,很宽容的发信息给他说可能是他忙没回我电话等等。他好不容易回了一句:昨天后天睡着了…
我真恨啊,恨自己不能痛下决心啊,基本沟通都这么困难了,你他吗的
还有什么图的什么舍不得的,靠,找男人真不能找一棍子打不出个P的,女人会累死,会被拖死,必须找个阳光的浑身散发着正能量的,是吧…
我预感最惨最惨的情绪终于快到来了…后来才知道这根本不是最惨!
他知道我展开了我的上海之行之后就再也不接我的电话,我清清楚楚的知道他的目的:千万别从上海来合肥,我不给你任何机会和借口来合肥!
我也给他发了超长的信息,大致就是我上述的那些过程,讲述我如何看重我们的缘分,我如何舍不得把他想像成一个差劲的人,云云。他只给我回了五个字:我没准备好。然后再也不是不接我的电话了,而是直接恩掉我的电话。中途我也让三个天南海北的朋友给他打,同样不接,当然事后也没有回。
他第三次按掉我的电话后,我果断的回复了:行,我已经尽力了,祝你幸福。
回完这句,我在心里大骂自己傻B,草,你他妈的犯贱啊,这么清楚明白的看不懂啊!草!什么玩意,明明他妈的耍我,都他妈的傻B!
一来一去,从武汉到上海以及从上海到武汉的动车都途径合肥,停车大好几分钟,那个难受,那个不甘心,那个想打想杀的心…
回到武汉,我也准备断了残念了,好好生活,玩了玩够了,赶紧趁冬天没来之前找个正经人安安稳稳的过。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刚过了两天。他的短信突然到访:你在哪?
我犹豫了半天,心软的(对敌人心软真的是对自己狠心)回复:武汉。
他说:这么快回去了。
我说:没事了。
他说:什么没事了?
我说:没事不就回来了。
他说:你觉得我是扯淡的人么?
我说:我以为不是。
他说:那闹啥啊?
我说:可是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难过。
他说:我也难过啊,我心里乱。
我无语,没回。
他说:你想我吗?
再次无语,没回。
他说:我想你了。
彻底无语,不回。
他说:我想你。
他说:你想我吗?
我说:想怎么会是这样?
他说:我想你。
我说:你让我觉
得很奇怪。
他继续说想我…然后就没声息了。
我彻夜未眠,凌晨三点,他打我的电话,我在看书没接到。
第二天早上一直没入睡的我短信他为什么那么晚给我打电话。
他立马打电话回来,我们都绝口不提上两周发生的事。我是觉得提也没用,过去都过去了,何必再逼他找什么借口呢,伤都已经伤了。他不提那是应该的,明摆着的。他完全像没事一样自说自话。
他还说了一个搞笑的事情,说他昨天晚上回家跟万科保安闹不愉快,说保安把他打了,昨天三点多是因为跟保安干了一仗之后到家给我打的电话?;顾狄谔煅纳闲刺?,让我也在我的小区群里转帖。因为楼主也是万科的业主,有小区业主群。
我当时还挺同情他,心疼他的,问他伤哪了,重不重,疼不疼?;顾嫡馐卤匦胝彝蚩莆镆到饩?。至于我说搞笑是现在的想法,包括对一个人从深深的喜欢到彻底愤恨情绪变化。接下来这一整周,每天晚上十点到十二点间,他必跟我打电话。之前那一周的事情居然也魔法般的被我全然忘记了,曾经那么漫长和伤痛的一周被轻率的抛之于脑后了。
我都怀疑他不是读计算机的,而是读心理学的。这一天接一天的主动让我的心思潜移默化的发挥着变化,先是持冷静的怀疑态度,慢慢的开始融化刚刚在心里结成的薄冰,最后开心的每天惊喜的等待着他的电话,不再跟朋友哭诉与抱怨,而是跟朋友说感觉超级幸福…
我都没脸承认那居然是幸福的感觉啊。我的要求还真他吗的低啊。人家给你了什么你觉得幸福?就是在暴打了你一顿然后给你一颗糖吃你就幸福了是吗?非他不可了是吗?这是类似斯登哥尔摩综合征吗?
邹蕊,我真的很佩服你。你真的做到了。然后,游戏又开始了。
又一个星期大家已经注意到了吧,游戏情节的循环往复是差不多以星期为单位计算的这个幸福的星期过去了,迎来一个新的周期。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没有交代
了保安某某,导致其鼻梁骨粉碎性骨折,门牙脱落。为此愿意支付赔偿且道歉何解。
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
怎么样,都概括为心疼。如果真是如他所说的遭人陷害,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主角也不想翻案了。我当然心疼你,心疼你心里的委屈,心疼你忍受屈辱。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是你酒后寻衅滋事,我还是心疼你,亲眼目睹你被人打伤的照片就已经足够,况且你到底是承受着怎样的心里压力才会以这样极端的方式解压
当你看到万科物业贴出你的道歉信时,什么样的心情,我全部都能够体会,能够理解??吹侥闶艿纳?,我居然就忘记了你让我受过的伤。要深入介绍这个人,我不知道从何入手。干脆就从他的QQ上那些别人对他的评价着手好了。
逍遥:是啊,一个33岁的人了,生活就是吃饭、喝酒、打麻将、上网、看书,怎一个逍遥了得;
疯狂:我问过这个问题,他说他喝酒很疯狂,愤青起来很疯狂用他的话是声张正义;
成熟:乍看是挺成熟,不苟言笑的脸,谨慎观察的态度,可是做的这些事情究竟算是成熟的人会做的吗?
潜力股:这个真不清楚,不过关于摩羯座男人的介绍里总说摩羯是最好的潜力股;
正太:他看起来是挺小的,白白净净,个子不高,像个小男生的样子;
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