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怀孕了 我太怯懦不敢承认孩子是我的

恋爱百科 » 情感故事 ┊ 2012年12月13日 ┊

我是超市防损员,可我逮住正在偷化妆品的她时,却又放过了她,还鬼使神差地借了200块钱给她,因为她已有身孕。也许是同情她的经历,从此,我们成了朋友,她为我煲了近一年的汤。因为她的坏名声,家人坚决反对我们的婚事。而我也没能坚守住这份感情,退缩了犹豫了,终于失去了她和她本想为我生下的孩子。

  1. 逮住她时,我犹豫了
  从她进入超市的当儿,我就盯上她了。
  凭我当了两年超市防损员的职业眼光,我感觉到,尽管她看上去只有20岁出头的样,但是个有问题的那种顾客。
  至少,也是被我们称为疑似有问题的顾客。老板每次开会,都会对我们这些防损员又称为超市便衣的人强调说,你们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觉得某位顾客有问题,就死盯上,别让他们得逞
我死死盯上她的最大理由是:当天天气其实有些热了,但她的穿着上,还是大冷天的衣服。
  她直接走向化妆品柜。

  我漫不经心地跟了过去,此时,我的身份就是一般的顾客,我也在装着挑选那种男性化妆品。我与她隔了大约二十米的距离,但足以让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目光笼罩之下。
  当天是周六,客人很多,化妆品柜内的工作人员相当忙碌,这样的场景,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想想3周前,我就是在化妆品专区内抓住了一位40岁的第三只手。当然,那个中年女人也是趁着人多,很熟练地把那些可以引起门口警报器报警的磁条拆下,然后,把三款价值达2500多元的化妆品往自己的宽大的衣服里塞。
  一下子被我逮了正着。

  我把她请到了保卫室,那中年女人一下子瘫了,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来。
  事后,老板奖赏了我500元,说我是这个超市的第一侦察兵。
超市侦察兵这个称号,当时差点让我笑出声来。但我觉得好玩,在超市里,玩这种猫逮老鼠的游戏,确实也会让人感到好玩。但也不是没有风险,超市的一个防损员就是因为太着急,而且看花了眼,把一个没有偷窃行为的客人抓了,结果,被人家狠狠投诉了一把,不但丢了防损员这个饭碗,而且还要赔礼道歉
  眼下,这个女孩子正一款款地把
  化妆品看过去。偶尔,她会抬头看一下周围。
  终于,她开始用不太熟练的动作,撕开那些磁条然后,快速往自己的衣服里塞
  我走了过去。
  小姐,麻烦你跟我去一趟办公室。我用自己一米七八的身高,挡在她面前,小声说道。
  但声音里透出理直气壮的正义感。
  这样的声音,我在私下里练习过好多次。要有威严,但又不引起其他客人的注意总之,超市里当防损员,现在也是要尽可能人性化啦。

  她瞪大了眼睛,继而眼光暗淡了下来。几乎是一个慢动作,她把衣服里的化妆品拿出来,交到我手中。
大哥,求你了,我第一次,我一时糊涂她的眼神里尽是祈求。
  这么近的距离,面对一个妙龄女孩的请求,我还是第一次。
  但我知道我不能心软。我是什么,我是超市侦察兵,吃这碗饭的。
  我继续压低声音说,你跟我走一趟吧。
  我不能,我肚里已有了孩子,我孩子父亲被抓走了,求你了她几乎快哭了。
  我这才极其认真看了一眼她的身材,以及脸上的淡淡雀斑,发现,她其实是个耐看的女孩子。
  这么小,就有了孩子。我犹豫了,一下子心里有些复杂。

  2. 我放了她,并结下了不解缘,她成了我的女友
  我放走了她。
  她千恩万谢。其实,不是我非偷不可,实在是这个月连房租都没有办法了,我就想着,用化妆品来抵房东的房租她小声说,低着头,不敢看我。
  大哥你也是闽北人,你是建阳那一带的吧?我家在那里的××村。她快走到收银台时,忽然问我。
  我一愣,口音居然被她听出来了。
差不多吧。我暗暗心惊,我的家居然就是在她隔壁一个镇上。
  那,是老乡了,你能不能借我200元,我这个月房租我到时一定还你。我给你写个借条。她忽然间说。
  我在工作期间,是不带现金的。但鬼使神差地,我突然间动了那根软心肠。我向场内的一个同事借了200元,给了她。

  你这么年轻,还是去寻个工作吧。我说。我没有让她写借条,她把
  小灵通号码给了我一个。
  一个月后的一天,她真的寻了过来,把两百元钱还到我手中,说,自己找了一个单位,在一家餐馆里当收银员。一个月700元,包吃住。
  孩子呢?我看看她的身材,似乎苗条了许多。而且,脸上也光鲜了许多,那天看到的那种晦暗,早就一扫而光了。
  打掉了。她淡淡一笑,为那个人留着,不值得。
  她请我吃了一次肯德基。一再说着感谢的话?;褂兴约涸谡庾鞘辛侥昀吹墓适?。
两年前,高中没有念完的她就出来打工,后来遇上了一位小伙子,长乐人,开一家五金店。两人同居后,她才发现,那个大了她七岁的男人,不但赌博,而且还会吸毒。后来,那男人赌博输得一塌糊涂,把店面抵出去,而他自己也在一次聚众吸毒中,被抓。
  而此时,她已怀孕了。
  我没有脸面回家。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她目光戚然,但没有泪水。
  我也一时无语。城市里,有太多让人不好启齿的哀伤,眼前的她,以如此年轻承受了如此沉闷的境遇,该是一种什么样的不堪?
  无论如何,我接纳了她,三个月后,我们成了男女朋友。
  你会嫌弃我的曾经么?她好几次,都很不放心地问。
  怎么会呢,我接受你了,就是接受你的所有了。我这样回答,但心下却无端地有些异样,说不出的某种异样感。
  2006年过年时,我带她回了老家,见过了我父母,当然,我也见过了她的父母亲。
  正月初八。我正要去城里上班时,父亲忽然找我,说起了她。
我打听过了。我们家不能娶这样的女人,名声太差。父亲说得斩钉截铁。我的一个姑妈刚好嫁在她的家乡。我只是不明白,她在城里的事,乡下的人为何全都知道,甚至还传出了许多的版本。
  我想说什么,却无力。
  还不知道在城里都做了些什么呢,跟了多少男人呢。父亲说。
  不就是长得俊了些么,我看你,鬼迷了,你这样的外表,到哪找不到像样一些的女人?父亲说得愤愤不平。仿佛他的儿子的那个女朋友让我们一家蒙了羞。
  你一定要娶她,那就一辈子就不要回家。父亲警告说。

  3. 她怀孕了,我却不敢承认是我的
  回到城市上班,我确实对她开始有些冷淡,在不自觉间。
  她开始觉察了。虽然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周末休息时煲汤给我喝。
  有一天,我终于吞吞吐吐地告诉她说,家里人恐怕不太同意。
  我早就有预感。没有什么的。我们缘分到哪算哪吧。她有些慵懒,说。我以为她会哭,会挣扎,却没有料到竟是这样的淡淡的语气。
2006年7月初,我父亲专程来了一趟省城,我知道,他在向我发最后的通牒:一定让我离开她。
  我是家里的独子,我父亲铁定了心,不让我娶个他心目中的破鞋回家。
  我父亲在省城住了一周,那一周的周末,她照例要来我的住处(她住餐馆的宿舍,我没有跟她同住)煲汤,但我拒绝了,说我父亲在。
  她执意要来。
  我说,为什么?
  我有了孩子了。她在电话里说,好像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就像说一件毫不打紧的事。
  我的防护措施都做得很好的,如何说有就有了?
  今天刚去
  医院查了。有报告单。她说,似乎怕我不信。
  我的脑袋一下子空了。我说,那你来吧。
  这是她与我父亲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正面冲突。
  她问我父亲说,你总不能不要她肚子里的孙子吧。
  谁知道是谁的呢?父亲说。
  你什么意思?她似乎有些急。
没什么意思。我觉得你们两个不适合。初中毕业的父亲,多少学了一些电视剧中的台词,说得有些理直气壮。
  她把头转向我,希望我说一句公道话。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父亲终于摔门走了。临走,留下一句话:你可以把孩子生下来,但我们不会认的。
  她把煲了近一年的那个砂锅摔了个粉碎。
  好,我们到此为止吧。她说。依然没有哭。

  4. 终于失去了她和她本想为我生下的孩子
  一周后,我打电话找她,没有接,再打,还是不接,半个月后,她的小灵通电话停了。我直接去她餐馆找,她的同事说,她已在上周辞职了。
  你们分手了?她怀孕了好像。她的同事定定看着我,有些不可思议。
  我退出来,心里很不安。
  我在等待着她的电话。一直到2006年8月下旬,她忽然打了个电话给我,说人在厦门了。
  孩子打掉了。是个男的。原本,是想为你生下来的。现在,没了。她忽然间在电话里哭了。
  仿佛积蓄太多的委屈,一下子发作了出来。
我在厦门找了个工作,工资有一千五。也找了个男朋友。这辈子,我想,我是不会再回到那个乡村了。我们的缘分确实是尽了。我也不会再给你打电话了。她说。
  三天后,父亲给我打来长途,说:看看,当时幸好我挡了一下,否则听你姑妈说,她现在在厦门给一个台湾人包养起来了
  我懦弱的泪水,分明从眼里涌出来,流到了嘴里,是咸的。